狮子王峰——雨之途

狮子王峰——雨之途

2018.08.09作者:成都管理处 李红

狮子王峰是九顶山的主峰,海拔4980米,也是龙门山脉最高峰,距离成都一百多公里,其独特的风光:草地、雪山、云海、佛光、幻影等自然景观融为一体,每年的七月满山遍野的花儿争先开放,大放异彩,美不胜收。于是,攀登此峰成为了心中所想。

三月十八日都江堰双遗马拉松黑暗跑团公益陪跑时,因为共同的爱好,结识了活泼可爱的颗粒妹妹,因她的推荐,加入了一个户外俱乐部。俱乐部初预定六月中旬攀登狮子王峰,随着时间的临近,迫切之心越烈,却因为工作原因休假不成,也只有强忍那份失落。

阴差阳错,因为领队“野人”自己时间安排冲突,计划落空。

本以为只能秋天来临时才能成行,这也许就是缘分吧,注定我与狮子王峰在七月雨季花开时有场美丽的约会。

再次约定时间七月初,眼见时间临近,天空依然不肯放晴,雨一直下,烦躁不安,犹豫不决,只是最终也没有阻止我的决心,毅然决然而行。经过风险评估,线路安全畅通,没有官方危险通报,徒步的线路全程基本在3200以上的高原地带,降雨量小,山洪风险低,景区也没有危险通报或禁止提示。

四日凌晨五点,我们四人小分队集结完毕,踏出了豪迈的狮子王峰之途。

人员组合:野人,领队,按他自己的话说:”野人,粗人,不达目的不罢休,和人只讲原则,对人要求甚高,说话从来不迂回,因为知道户外的凶险,我的随意,就可能变成悲剧”。

夏冬:是一位看起来比较斯文内敛的人,话不多言。

颗粒:我们一行中最小的乖乖妹,喜欢她的执着。

我:红儿,看这个名就知道是一个似乎不想长大,不想变老的女子。事实却是,一行人中年龄最大的。野人是这样说我的“李红,美丽娇小的强人,话痨与温暖并存的女神(虽然强人与女神两个词意有冲突,但不妨碍她是一位温暖的女神)”我有多个面,脚踏登山鞋,是女汉子,穿上高跟鞋就“装”淑女。

我们都有个共同的爱好——跑步,因为经常锻炼体能都差不到哪儿去。不然重装徒步岂是一介女子可行?

九点驱车来到了白龙池(3200米),停车整装,天空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妨碍不到我们热络激情的心,到处鸟语花香,碧水烟云,夹带微微凉爽的风,此刻的风景,已然美丽绝伦。我们身负沉重的行囊(饮食住宿)穿行于泥泞的高山密林,杜鹃花香犹存,小河哗啦啦一路欢歌相伴,我们迈着铿锵的步伐,犹如野牛坚定而执着,心中向往着那神圣的巅峰——狮子王峰。

途径四个钟头,我们穿山越岭攀高(700多米),找到一处”五星级大酒店”——牛棚,哈哈。这也是最好的驻扎所在地,我们分工合作,取无根水生火做饭,享受这旅途的惬意,欢声笑语。

五日凌晨两点四十起床,准备下一站“虐行”,为了减轻高原缺氧负重行走的压力,我们水和食物按均分配,只带必要物资。四点准时出发,将背囊留在驻地,由老大野人背负必要的食物装备,我们三人分摊少量物品。雨水抑或是雾气将我们包裹,四盏头灯在漆黑无边的夜色里只是几个星点,正是这几个星点指引我们前进,沉重的脚步回声响彻山谷,随着黎明的到来,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清晨,我们融入大自然,满山的鲜花和不远处悠闲自在吃草的牛群马匹,简直就是一幅自然美景图,那一刻,我们所有人都沉浸其中。

我们继续往前,往我们心中的狮子王峰,最后1000米的拔高,是整个行程最虐,也是最危险的路段,虽然只有两公里的路程,但六十度的坡,有的达到七八十的坡度。我们没有要退缩,我们一路摇旗啦喊,一路找寻安全捷径,铁质的页岩默默的向我们述说着它苍伤的历史,指向天际的狮子王峰,时而隐隐在现,时而凌空消失,我们时而三步一停,两步一歇,时而手脚并用,前拉后推。知一山一风景,一花一世界,不知一步一惊魂,一石一乾坤!历经七个多小时的挣扎,十一点十分我们四人小分队,不对,还有一个成员,我的公仔兔兔,成功登上顶峰,全身湿透,激动之情溢于言表,我们相拥而泣,和着雨声,伴着风声,以及脚下狮子王的沙砾声。那一刻,我们置身其中,虽不识狮王全貌,但吾就是王者。

稍事休息,拍照留念。我们收集了一些顶上的垃圾返程,一路追风顽石,好不畅快。相同的路,河流与树林,花草与牛群,不同的是我们行进的方向,我们风雨兼程七小时,终于回到了起点白龙池。

全程徒步耗时18.5小时,海拔提升高度2600米以上,那过去十几小时的怀疑人生路,是一笔浓墨重彩之记忆,山之挺拔,我之渺小,对大自然永存敬畏之心。

登山之意义何在?

走过的是山路,征服的是高度,锻炼的是意志,收获的生命的品质和尊严。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